欢迎光临网站优化公司网站,专业细致,精诚服务是给客户最好得口碑

网站优化公司

专业企业平台页面优化服务方案

合约江湖:交易所的2019中场战事

作者:jcmp      发布时间:2021-05-17      浏览量:0
杨永兴起诉OK和徐明星的案子终于闹大了,

杨永兴起诉OK和徐明星的案子终于闹大了,国有大报《证券时报》都拿出头版关心了私募大佬进入币圈的魔幻遭遇,而徐明星,在被自己持股1%的股东起诉自己“对价值10亿元人民币的账户销户”时,一如既往的怒斥对方“农妇与蛇”。

在昔日期货一哥OK陷入与自家股东的撕扯之时,整个区块链圈的合约之战,愈演愈烈,进入越来越火热的高潮。

9月25日深夜,Tom突然惊醒,条件反射般睁开眼——手上的手环在密集的震动,使他的手腕微微发麻。这个信号他很熟悉,令他触电一般的紧张。

出大事了。

这是一只普通的华为运动手环,核心的风控和研发团队人手一只,连接着火币合约的交易系统,它只在一种情况下会震动:后台数据异常。

火币合约的交易系统后台,Tom惊讶的看到洪水暴涨一般巨量的数据流,这竟然是一次年度大暴跌——大量的平仓单、爆仓单,他下意识的去看风险准备金余额和分摊情况。幸好,虽然保证金一分一秒内不断被消耗,但余额还算充足。

那一夜,Tom与团队几位同事一起,彻夜守着电脑后台,直到第二天,行情的水流逐渐平静,恢复到平时的量级。

那一天,火币消耗了1083万美金的风险保证金,OK则消耗了1800多万美金。

这是Tom遇到的最大一次行情洪水,或者说,这是火币合约系统有史以来经受的最大考验。

过去的10个月恍然如梦,Tom终于见识到小牛市的威力,它竟然能如此之快的将火币合约送到这个位置上:全球交割市场占有率第一。并且在整体交易量上与Bitmex和OKex大致形成三足鼎立之势。

但这改变不了一个事实:小牛市随着夏天很快过去,2019年加密货币交易的“丰水期”已过,潮水退去的无情过程,所有的交易所们陷入痛苦的存量竞争。

“我们只想保住市场占有率,而不是保住交易量。”——这就是一家头部交易所向币圈邦德流露的真实心声。

合约,包括期货跟期权,都属于衍生品交易的范畴,允许交易者以较少的保证金去做空或者做多较大的倍数,币安目前推出的最高倍期货杠杆,高达125倍。

这个在IEO之后爆发的新一轮热潮,正是以存量博弈为的主题之下,交易所们的中场战事。

01 火币进场,分走一半江山

连火币自己都没想到,他们在期货市场上如此迅速的完成了一年的规划:交割合约份额第一。

“上线四个月,交易量一直没有爆发,我们倒也没有着急”,火币合约上线于2018年12月,彼时比特币陷入4000多美金的“死寂”,一开始主流币种的交易并没有迅猛增长。

在更早之前,他们在2017年末和2018年初疯狂的行情里“心如止水”地开发,原因仅仅是,他们相信交割合约爆发的确定性。

2018年底一上线火币合约就来了一波“合约大师赛”,Tom原本以为,火币现货巨量的用户,10%的转化率,都能有非常可观的合约用户。

但事实证明,“合约用户和币币交易用户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群体。”

BHEX创始人、火币前CTO巨建华认为,币币用户里有一小部分能够接受期货交易,而期货交易里又有一小部分能接受期权交易,用户数呈现一个递减量巨大的漏斗。

火币合约的运营困境一直持续到2019年4月,Tom他们上线了波场的交割合约,一天之内,数万的用户突然爆发了。

比特币以太坊,在某个特定的时刻,都不如区块链第一表演艺术家孙宇晨的大IP给力。

此时,也正是2019年的行情回暖起点:4月2日,比特币从4000美金出头的压抑寒冬里突然爆出一根大阳柱,三天拉到了将近5000美金的位置。虽然被熊市冻得发僵的人们大部分还不相信回暖这件事,但小牛市就这么开始了。

与此同时,LinkVC创始人林嘉鹏的老虎合约云和巨建华的“蓝色螺旋”交易系统也开始迎来了一波大爆发,“每天都有几个客户询价”,林嘉鹏说,最多的时候一天有五六个客户。

火币顺势推出了第二次、第三次大师赛,7月底,随着冠军币圈小明的成名,合约单边日均交易额更是一举突破 28亿美元。

散户端的热度已经做到了极致,接下来,就是面向大户和量化团队的战争。

OK九妹,据说手机里有一半OK、火币、币安三家大户的微信,面对对手这样的配置和既定的战场,要怎么打?

Tom苦思冥想,终于在从深圳飞回北京海航的飞机上,他忽然想到:海航就是通过给出“其他航空公司的VIP就是我们的VIP”的方式,获得了大量的VIP用户。

下了海航的飞机,Tom立刻组织发布了一个“他所VIP即是我所VIP”的政策——只要是其他“友商”的VIP,也可以直接成为火币合约的VIP,商务们终于拿到了与大户们可谈的筹码。

接下来的战役势如破竹,其他“友商”给多少费率优惠,火币合约都保持跟随战略,大户们和做市商们多了一个套利渠道,很快,他们争取到了想争取到的人。

8月,火币交割合约官宣:成为市场第一。

口水战纷飞之中,没有人可以否认,火币已经分走了国内期货一半的市场份额。

币圈邦德专门就众说纷纭的“市场份额”多方求证,得到的结论是:实际数据跟OK自己认可的数据差不多,也就是我们之前写过的那份报告,大约是OK占31%火币占27%。

确实已经在全球三分天下,国内几乎对半了。

OK对此事三缄其口,从绝对的龙头老大变成平起平坐,想必既不甘心又不明白。

7月初,比特币在14000美金见顶,8月份已经是高位震荡,一年之中,这是交易量最为丰沛的两个月。

Tom发现,短短四个月,他们已经从0到1,成了“被拴在列车上奔跑”。

尽管在产品上有信心已是市场前列,但与所有踩中风口的项目一样,他们“现在是团队被用户推着走”,专业的用户会提出需要比API更专业的接口功能,需要把云服务器租在火币合约云服务器的同一区。

因为顶级的团队客户,需要每个月交易超过100万个比特币。

“我们干脆发布公告提供服务,交易量超过某个数,我们帮客户把虚拟服务器放在我们在亚马逊云东京的同一个区。”

在流量暴增的时刻,非常考验产品功力,比如,能否零分摊?能否实时结算?

“经历上线至今几次行情大波动仍然保持全品种零分摊的实践,火币合约对风控更加有信心。于是我们团队决定进一步通过发布“实时结算”。”8月15日,火币上线BTC实时结算功能,9月3日上线ETH实时结算。

9月27日,火币甚至推出了“全明星VIP”计划,计划称在活动期间专业用户的费率直降、“他所VIP即火币VIP”活动范围从合约交易扩展至币币交易,并支持他所VIP申请匹配费率。

Tom说,这是因为这一策略在合约交易方面非常成功,所以直接扩展了。

大获全胜,这是美妙的时刻。但币安的归来,又让市场起了新的波澜。

02 币安归来,期权之战即将爆发?

哪怕只从“发公告前一小时才达成协议”、何一准备了两份协议两份公告这一个细节上,你也能感受到币安收购JEX的决心和迫切。

时不我待。

这场长达2年的“老友间长跑恋爱”,在何一和CZ赵长鹏的决心之下,一周内谈妥了。

JEX整个团队都是OK出来的,跟CZ是老同事。在币安成立之前,陈欣他们甚至和老赵合作过一段时间,然后各自做了自己想要的交易所。从2017年开始,半开玩笑的“收购谈判”就一直在进行,这次终于成了。

“我们只花了很少的时间谈权益和条件,主要都是在谈产品”,JEX负责人陈欣向币圈邦德表示。

“我们打算把它改造成一个完全面对散户和小白的产品”,陈欣说,他和老赵那段时间都很兴奋,币圈的期权改造完成之后,或许“传统金融的人都不会认出它是期权了”。

推出“合约双平台”,可谓是赵长鹏“回归大戏”里最重头的一幕了。

与JEX的协议刚刚签完,JEX网站立马改改UI就直接被挂到了币安首页上。

一周之内,用户增长了数倍。

币安和JEX,上来就直接进入到“协同创作”的深度,可见双方对本次的收购都是相当满意的。

JEX拥有技术、经验和一支已经沉浮了两年踏过足够坑的技术产品团队,有着期权这个小众市场大约80%的占有率,但苦于没有巨量的运营费用和既有用户的大流量池,而币安,最擅长运营,有足够的资金储备,以及用户——以及何一。

何一向币圈邦德表示,期权的确是一个“布局未来”的版块,目前,其产品正在被重新设计,等待更大的时机。

“期权是一个比期货合约更大的市场”,尽管目前正在倍增的交易量来自期货合约,何一看好期权在某一个时刻的爆发。

“友商”们也在布局期权,据币圈邦德从多处了解,OK也在进军期权,一位接近OK的人士表示,“OK目前在搞产品,快上线了”。

业内将OK的做法也评价为“布局未来”,那种落闲子式的布局,“反正交易所现在没什么新的东西可以打,就做做期权试试看。”

“他们(OKex)可能也不指望期权赚钱”,一位资深交易所人士表示。

BHEX创始人巨建华在2019年初也进军过期权产品,做了交易大赛,做了培训,结论也是:尝试过,觉得还是面向未来的产品。

“面向未来”在这里似乎变成了“做不起来”的同义词。

巨建华解释了期权交易的困难之处:比如一个看涨期权,要看现货价格,期权本身的价格,行权价格,行权时间,再用这几个数字加上自己预估的价格,用公式去算概率……

“到了需要用公式算概率这种复杂度上,散户会晕掉”,巨建华说。

但这阻止不了Bakkt、Deribit和CME各种纷纷进场。

彭博报道称,CME 将在 2020 年第一季度推出比特币期权,目前正等待监管机构的审查。

此外,美国合规加密货币交易所 LedgerX 已经推出了比特币期权,而已经获得美国 CFTC 衍生品清算组织(DCO)许可证的加密衍生品供应商 ErisX (由美国证券巨头 TD Ameritrade 支持)或许也会紧跟大机构的步伐,入局期权市场。

以及不能被忽视的期权交易所Deribit——这家被JEX陈欣频频提到的期权交易所,因为透明度良好、界面接近专业机构操作风格而闻名。

但为什么期权对散户依然有吸引力?

因为期权可以一夜之间暴涨数百倍,陈欣回忆,JEX上一次遇到行情大洪水,曾经在2小时内价格暴涨了数十倍,上演各种逆风翻盘的小概率奇迹。

9月16日,JEX上当天行权的周度 EOS 看跌期权杠杆倍数超 7000 倍、ETH 看跌期权杠杆倍数近 1000 倍。

近日,CoinGecko 加密货币市场最新季度报告显示,加密货币衍生品迎来了爆发式增长,数量从今年 7 月初的 6 家,上涨到 10 月初的 17 家。其中,Bitmex、币安、OKEx、Kraken、火币、bitFlyer 是其中的代表性平台。并且,尽管第三季度看跌,但衍生品交易所表现强劲,在价格波动期间还记录到了明显的交易量峰值(9 月末)。

Circle发的研报也一样,显示二季度衍生品交易暴增。

交易所的期权大战,或许战火在明年的某个时候才会突然爆燃,但火堆底部的柴火已经越铺越厚,一切行将就绪。

但是币安甚至等不及下一个战场,直接在期货战场开战了。

2019年09月09币安进场合约交易,同时推出双平台,15天后,赵长鹏宣布期货日交易量几乎追平币安8亿美金的现货交易量;1个月后,10月8日,赵长鹏发推表示,“根据市场分析平台Skew的数据,过去24小时中,在比特币期货市场中,币安的交易量排名第四位。”

币安有机会做到三分天下吗?

何一一句话表明币安的信心:我们要做就做市场头部,2019年底,或者春节前,我们要追上Bitmex的交易量。

03 二线和中小交易所进场:

流量下沉,分一杯羹

期货交易所仍然在全世界“流量下沉”中。

2019年4月,当胡克与比特币中国创始人杨林科在釜山机场见到庞大的接机团队的时候,他们瞬间惊呆了。

一字排开的黑墨镜西装保镖加一辆房车,俩人花了一些时间才确定这不是什么绑架,也不是电影片场。

而是韩国人的排场。

这是他们几日来魔幻经历的高潮,而这种魔幻从两天前就开始了。

两天前,作为比特币中国韩国站(期货交易所)的创始人,胡克刚刚把产品打磨完成正式上线,从首尔飞回杭州,一开机就发现,韩国的同事发来信息:投资人已经谈好了,钱已经打到公司账上了。

在没有见过创始人的情况下,韩国的资方直接先打钱,再补协议。

此时已是晚间,胡克回家睡了一觉,第二天,就拉着杨林科先飞首尔,再转釜山,下车在房车保镖的层层簇拥下,终于见到了投资人。

韩国资方投胡克团队的理由很简单:懂流量,有比特币中国的品牌。

但有一点更加关键,4月末,期货战争随时会打响,他们大概是最后一批还可以投资的期货交易所了。

胡克原本是比特币中国的投资总监,下场自己做交易所创始人的原因很简单:2018年底他们想投期货团队的时候,发现找不到好的标的。

“市面上你现在能看到的我们都去聊过,有的技术不行,有的又已经太贵了。”

只好自己做一个。

胡克选择期货交易所而不是币币交易所的理由是:币币的技术和运营门槛几乎没有了,现在有门槛的只有衍生品交易了。

开发,测试,踩坑,技术和风控的基础积累了之后,重要的就是流量了。

而各显神通的流量则是期货交易所们各显神通的地方了。

一开始,胡克选中韩国的理由就是,韩国几家大交易所没有合约板块,市场上,韩国唯一的竞争对手就是bitmex,它4%左右的用户来自于韩国,但是没有本地化运营团队,不成体系。

“我们的市场团队是韩国的,有办法可以直接把Bitmex的用户导到我们交易所里。”

加上与当地媒体合作,做SEO优化等方式,用户很快就来了。

“刚上线时,用户增长有个爆发式的峰值,7月份比特币暴涨,用户增长又是一个峰值。”

其他的小交易所可以玩得更野,比如,与传统期货的电销团队合作,通过电话轰炸“XX交易所邀请您参加XX活动”的方式获客。

而某新锐交易所CEO甚至认为,在2019年9月,云交易系统逐渐成熟,,几乎可以“一键”开交易所,只需要配置运营、市场、商务、客服人员,就可以开起来一家交易所了。

大量小交易所试图使用开放平台和自带的流量收割一波。

某交易所小股东甚至得意爆料:小交易所就是杀猪场,用户进来,我们想办法让他们迅速亏光。

赚的不是手续费,而是爆仓的币。

如何做到悄无声息的收割,还能不重蹈徐明星“敌敌畏维权”的覆辙?

很简单,一年至少有那么一两次“千刀大阳线”、“千刀大阴线”,同时伴随双向震荡,即使交易所完全不作恶,也一样会有多空双爆。

此时,交易所搞一个跟随型的策略,在市场吃掉用户的保证金之前,自己先爆掉他们的单子,并且宣称“交易所资金也被亏完了”,顺利带着用户的“本金”关门上岸。

“我们从来不去小交易所交易,头部交易所都很谨慎”,王良(化名)在各大头部交易所的VIP名单里,但他说,经过调查,即便头部交易所,“最差的时候账上只有30亿,你拿10亿下去赌,难道不是韭菜?”

王良向币圈邦德说这番话时,恰逢杨永兴起诉OK“销户”被财经媒体曝出,徐明星发朋友圈称杨“农夫与蛇”,但杨永兴展示了大量的证据。

然而,大户的谨慎挡不住二线交易所乃至小交易所们的纷纷跟进:抹茶的期货合约即将上线,虎符正在与合约云平台谈合作……

各路人马纷纷涌入此地。闻风而来的小交易所从6月开始暴增,这样的盛况还能持续多久?没有人知道。

巨建华是被客户逼着去写合约系统的,“有些客户等了两个月”,等到开发测试结束,赶紧上线,8月份,巨建华的合约系统终于写好,越来越熊的两个月里,询价、开合约系统的交易所客户却越来越多。

2018年,林嘉鹏已经在合约系统测试上亏了非常多钱,最可怕的时候,一夜200万美金——那一天BCH分叉,BCH暴跌,并且所流动性不足,因此交易所自己吃掉了大量的空单……

这使得林嘉鹏下决心将交易系统做成了现在的“老虎云交易系统”,除了已经上线了大批二线交易所,客户还在逐渐增长。

放眼全球,不独币圈,美股的这一轮衍生品暴增也才刚刚开始,庞大如美股,市值30万亿,现货交易额同样在今年绵绵的熊市里跌到谷底。

同样的,美股衍生品交易却在以一年200%以上的增速暴增。

合约,这是全球所有交易市场的盛宴,在衍生品这件事情上,币圈总算主流化了。期待传统机构进场的时刻,那一天,才是加密交易所们真正迎战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