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网站优化公司网站,专业细致,精诚服务是给客户最好得口碑

网站优化公司

专业企业平台页面优化服务方案

如何看待身负 7 条人命、潜逃 20 年的劳荣枝落网一案?

作者:jcmp      发布时间:2021-05-03      浏览量:0
多年以后,当劳荣枝朝镜头妩媚一笑,她一定

多年以后,当劳荣枝朝镜头妩媚一笑,她一定会想起1993年那个遥远的午后,参加完朋友生日宴会的她,坐上了一个黑社会大哥的摩托车。

那一瞬间,劳荣枝仿佛电影《天若有情》里,坐在小混混刘德华摩托车后座的吴倩莲,简称——大哥的女人。

年轻漂亮的劳荣枝为何坐上黑社会大哥法子英的摩托车?他长得又不帅。

回答这个问题前,让我们先回到那个充满江湖快意恩仇的90年代。

01

上世纪90年代,《黄飞鸿》、《笑傲江湖》系列成为影迷经典,大陆武侠片进入徐克时间,王家卫、李安紧跟其后。

郑伊健饰演的陈浩南,吴君如饰演的洪兴十三妹,兄弟两肋插刀,爱情轰轰烈烈,男人视死如归,女人肝胆相照。

1989年,15岁的劳荣枝考上九江师范学院幼师专业。

那时,男生沉迷《今古传奇》的武侠玄幻世界,渴望实现英雄梦,讲义气,为兄弟出头,个个想当大哥。

女生偷偷谈论《少女》,一起聊初恋,看星座运势,学习穿衣打扮,都想成为大哥身边的女人。

1992年,18岁的劳荣枝被分配到九江炼油厂子弟学校做小学语文老师,月薪300块。

那时的劳荣枝,身高160公分,身材苗条,长相漂亮,会跳舞,喜唱歌,爱打扮。

法子英,生于1964年,长相粗犷,个子低矮,好斗殴,野蛮彪悍,三年级辍学后,整日游手好闲。

1979年,15岁法子英因抢劫被劳改3年,出来后很快又因抢劫、伤害罪被判10年,后来改判8年。

1990年,26岁法子英出狱,开始在江湖闯荡,人送外号“法老七”,结了婚,有了个女儿。

这一年,16岁劳荣枝还在师范学院深造,在武侠和黑道故事的影响下,对江湖产生浓厚的兴趣。

直到1993年,法子英终于和劳荣枝相遇。

02

受改革开放之惠,那是一个经济飞速发展的时代,由于刑侦手段和科技都不发达,也是一个遍地犯罪的年代。

电影《江湖儿女》还原了那个年代:一个斌哥能唬住街头几十个混混,大哥身边总是不缺漂亮女孩儿,她们被称为侠女,甚至可以为大哥坐牢。

劳荣枝和法子英在朋友生日宴会上认识,江湖人称法老七劳改3年,坐牢8年,能请得动他,说明这位朋友也是有江湖地位的。

身为一个人民女教师,能来参加这种宴会,说明她也喜欢江湖,至少不排斥。

多年后,法子英被捕,回忆起往事:

劳荣枝是真的喜欢江湖。

那为什么劳荣枝偏偏要上法子英的摩托车?

第一是因为法子英在生日宴会中气场最大,威望最高,劳荣枝视他为英雄。不然以他的外形,还不足以吸引劳荣枝。

第二是因为他有摩托车。

1994年,江西省人均工资300块左右,劳荣枝的工资刚好也是300块,一辆摩托车价格在7000块,有辆摩托车是件很拉风的事情。

自此,劳荣枝摇身一变,成了大哥的女人。

03

在一起后,法子英很快把之前的婚给离了。

劳家父母极力反对这场婚事,但法子英出手阔绰,自称每个月都要花两三万,在月薪只有300块的劳荣枝眼中,这种有钱有势的江湖大哥才是自己的归属。

法子英的钱,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有了漂亮的劳荣枝后,他们整天卿卿我我,躺在温柔乡的法子英,很快把敲诈勒索得来的钱花光了。

法子英想去深圳搞钱,劳荣枝二话不说,放弃工作和家人,跟随他去了深圳。

一日,法子英在路上持刀抢劫一万多块,为了不引火烧身,两人狼狈逃回南昌。

前面说过,在那个年代,为了大哥,女孩甚至可以去坐牢。

回到南昌后,劳荣枝找了份坐台的工作,用身体赚钱来养活大哥。

然而每天接客有限,加上两人花钱大手大脚惯了,很快就捉襟见肘。

法子英想到一个新的搞钱方法:

利用劳荣枝,色诱有钱土豪,然后敲诈绑架,甚至杀人越货。

1996年7月29日,劳荣枝化名陈佳,把有钱人熊某骗到出租屋,企图绑架勒索时,熊老板眼见不妙,准备报警。

法子英一不做二不休,把他杀害,搜出他身上的家门钥匙后,对其进行肢解,一半留在出租屋,一般装进黑丝大旅行袋。

熊老板身上没钱,家里肯定有。家里没有,就让他家人去借。

总而言之,劳荣枝和法子英必须搞到钱,不然白杀人了。

法子英用钥匙打开熊启明家门,把碎尸倒在妻子张莉和不到三岁的女儿面前。

张莉吓坏了,把家里仅剩的20万元都交给法子英,但法子英不肯罢休,或者是为了掩人耳目,把张莉和不到三岁的孩子杀害,又将家里财物洗劫一空。

为了制造假象,法子英又窜回出租屋,把熊启明另一半尸体运回熊家,整个过程中,劳荣枝在熊启明的床上安然入睡。

旁边是张莉的尸体,浴缸里还浸泡着一个小孩。

多年后,法子英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在这件事之前,他们只想绑架勒索,但背上命案后,他们每绑架一个,都是冲着杀人灭口去的。

04

从此以后,劳荣枝和法子英越来越肆无忌惮。

经过警方调查,在此期间,两人共在南昌杀害3人,合肥杀害2人,同时在广州、常州、南宁、厦门、东营、黄梅等地实施过绑架。

1997年10月,两人转战温州。

33岁的法子英想让劳荣枝干回老本行,跟坐台小姐梁某聊天时,发现对方很有钱,又起了歹心。

10月10日,法子英和劳荣枝来到梁某住处,实施绑架勒索,意外的顺利,让法子英有些得意忘形,又逼迫梁某再供出一个有钱人。

“妈妈桑”刘某接到梁某电话,不知道什么事,毫无戒备赶到,被法子英骗取钱财后当场勒死。

等警察赶到时,他和梁某的双脚被绑,脸朝下,趴在床上,早已没了呼吸。

温州命案后,两人继续逍遥法外。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法子英终于在两年后落网。

1999年,两人来到合肥,在虹桥小学租了一间民房。

劳荣枝改名沈林秋,用同样的套路,钓殷建华上钩。

殷建华是电器公司助理,出手阔绰,1999年7月15日,他在某歌厅一眼相中这个叫沈林秋的坐台小姐。

劳荣枝实施色诱的同时,又到白水坝建材市场,定制了一个钢筋笼,说是拿来养狗。

7月22日下午,劳荣枝邀请殷建华到自己住处坐一坐,殷建华是情场老手,立马心领神会,却没想刚踏进家门,就被法子英用刀顶住脖子,随后被关在铁笼子里。

男人最怕别人说他不行,更何况昔日江湖大哥?法子英怒了,为了让殷建华相信,他来到木工市场,谎称要修门窗,骗来小木匠陆中明,当着殷建华的面将他肢解。

殷建华吓破了胆,当晚给老婆刘某打电话,约好在长江饭店门口给钱放人,法子英等半天不见刘某,气急败坏回到出租屋。

23日,法子英拿着要钱的字条,一把自制手枪,来到殷家,刘某以筹钱为由让他在家等待。没想到,等来的不是巨额钱财,而是警察。

经过一番激烈枪战,法子英被警察开枪击中右腿,最终落网。

05

那么25岁的劳荣枝呢?

原来两人经过这么多次作案,早已谨慎无比,见法子英没有如约回家,劳荣枝感觉不妙,用铁丝勒死殷建华后,开始20年的逃亡生涯。

可以看出,劳荣枝反侦察能力很强,加上当时破案条件有限,身份证还没全国联网,假证泛滥,才让她得以继续逍遥法外。

另外很重要一个原因,是法子英对她的包庇。

1999年11月25日,记者在合肥看守所,独家专访法子英两个多小时。

法子英对罪行供认不讳。

记者问:

法子英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面对死亡,他表现得很坦然:

整个采访过程中,只有聊到女儿和劳荣枝时,他眼中才稍稍有些温情。

记者问:

法子英有些得意:

当他听说劳荣枝已经潜逃,他脸上露出“发自内心的笑”。

1999年12月28日,35岁的法子英被执行死刑,25岁的劳荣枝开始了逃亡生涯。

06

直到2016年,劳荣枝才在厦门冒头,这时她42岁了,显然没办法再坐台,只好在厦门思明区真爱酒吧,当一名酒水推销员。

她取了一个英文名字叫Sherry,“雪梨”,每天晚上10点到酒吧,凌晨2点离开,酒吧客人大多三四十岁,久经欢场的她很受欢迎,业绩很高,有时候一晚上好几桌都是她的客人,一个月能拿1万块左右。

她还养了只小狗,经常把狗栓在门外,在同事周某眼中,劳荣枝有爱心,温柔顺从很会说话,工作努力从不偷懒,到了酒吧就四处撩人,也有很多人追她,但谁也没想到,她竟然是一个杀人女魔头。

2017年5月,劳荣枝换了份工作,在一家4S店卖汽车,2018年开始,又和新男朋友在商场一层卖手表。

除了养宠物,劳荣枝还经常去健身,在朋友圈和抖音上,经常晒健身美图和日常穿搭,甚至在朋友圈转发一些正能量的文章,浑身上下看不出一点“女魔头”的样子。

2019年6月13日,公安部开展以“打诈骗、抓逃犯、保大庆”为主题的“云剑”行动,此前他们已成功抓捕近6万名逃犯,半数以上依靠大数据研判。

劳荣枝原本不在名单里,却通过大数据,意外发现了她。

终于,2019年11月28日,劳荣枝被捕归案,没有吵闹,逃跑,平静地跟警察走了。

还在之后面对镜头时,留下鬼魅一笑,让人不寒而栗,妩媚之下竟藏着如此狠毒的心。

审讯时,劳荣枝拒不承认其真实身份,自称是南京籍洪某娇,直到DNA鉴定报告出来,戴着手铐的劳荣枝,突然低头,双手捂着脸部。

她的最后一条朋友圈,停留在11月28日,转发了一条推文,标题为:

感恩,生活中遇到的每一个人。

这个人,是否包括19岁遇到的江湖大哥法子英?

如果没有法子英,劳荣枝很可能还是一个人民女教师,生活平淡,岁月静好。

但我无法想象,心里藏着一个“女魔鬼”的劳荣枝,要是一直当老师,会有怎样的结局。

不知道她晚上睡觉时,有没有被梦里的冤魂吓醒过?从她朋友圈来看,这个人有着强大的心理素质。

世上没有无端的善,也没有无端的恶,可我始终找不到,劳荣枝人性中哪怕一丁点的善。

劳荣枝和法子英,是两个极端恶的灵魂的臭味相投,他们以为的“江湖梦”,不过是凶残的违法犯罪,他们所谓的浪迹天涯,其实是作茧自缚,自掘坟墓。

近日,那个无辜木匠陆中明的妻子朱大红,接受了新京报采访,她说:

陆中明母亲生前常问劳荣枝是否落网,早些年带着遗憾离世。我每年都会去公安机关询问劳荣枝是否落网,如今这桩心事终于了却了。

木匠被害时,31岁正当年,家中还有年迈的母亲和三个孩子,最小的3岁,妻子还不满30岁。

陆中明是家里顶梁柱,他一没,家就垮了,一家老小靠妻子打工和政府救济度日。

这只是诸多生命悲剧中的一个,不知道这几十年,还有多少家庭毁在他们手上。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

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恶行买单,正义也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坏蛋必须死!

1、1999年,法子英采访视频。

2、1999年,法子英被逮捕视频记录。

3、法子英辩护律师采访视频。

4、女逃犯劳荣枝的不归路,新京报。

5、劳荣枝案被害木匠妻子:在痛苦中寻她20年,想现场看劳荣枝受审,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