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网站优化公司网站,专业细致,精诚服务是给客户最好得口碑

网站优化公司

专业企业平台页面优化服务方案

《西乡殿》总评:历史剧终究还是剧

作者:jcmp      发布时间:2021-04-20      浏览量:0
这片剧评是根据之前写了一半的剧评改的,对

这片剧评是根据之前写了一半的剧评改的,对这剧后边的剧情,我是很失望的。想了好一阵子,还是给《西乡殿》剧评收个尾吧!

之前一直没更新是因为,这个剧后期我没啥可说的了,我看到《西乡殿》结束,只能是感慨人的才具是不一样的。

以及,三谷幸喜能把《真田丸》写成那个样,太厉害了。

2018年的大河剧

一方面是因为,主角对咱们缺乏吸引力。跟真田幸村相比较,井伊直虎因为《战国无双》还能有不少游戏玩家能知道,说起西乡隆盛,知道的人就很少了。咱们国内的现状对日本幕末日文,坂本龙马、新选组、桂,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有不少人都知道。

西乡隆盛相比较就很吃亏了。

不过《西乡殿》对一部分大河剧观众来说,却远比《女城主直虎》更有吸引力。因为西乡隆盛是近些年大河剧主角里,少有的是历史事件真正的创造者,写他的一生不需要像写有些角色一样,绞尽脑汁的去编织难说太有意思的新剧情。

幕末群像

与此同时,《西乡殿》涉及的历史人物足够的多。以西乡隆盛为主角撰写剧本,写主角与重要历史人物互动,不用担心像写其他主角时那样的瞎编乱造。跟胜海舟谈判在内,西乡隆盛本身就有很大的创作的空间。

再比如西乡隆盛与大久保利通的分道扬镳,西乡跟德川庆喜的关系,出于戏剧考虑,十有八九会重点的描写。所以真说期待,《西乡殿》对一部分观众的吸引力足够。不过《西乡殿》也有让人不由得很担心的地方,就是脸谱化的纯负面的塑造一个角色。

根据大河剧的传统,这样写人物实在是正常。

当然让人高兴的是,最终,《西乡殿》并没有这么写历史人物。虽然脸谱化的纯负面塑造一个具体的角色,在剧作法上难说就错误,但是无疑在这个时代是被认为欠妥的。毕竟,很多时候一个历史人物,真实形象、历史形象、民间形象,太难平衡。

尽管大河剧这类剧,塑造主角是最重要的,为了主角牺牲配角也有道理。《至暗时刻》就是这么干的,而且也没受太大的非议。

但是,情况不一样,标准不一样,人物不一样。

《西乡殿》中西乡隆盛的一生

《西乡殿》整部剧看下来,西乡隆盛的一生里,有写恶心了的地方,可是整体来说人物大体没崩。

剧中,西乡隆盛一生可以分成四个阶段。

青年

少年青年阶段,主要是从少年到男人的成长。 从跟主公能说上话,到不同的阶段,经历不一样的挫折。然后最大的挫折是,敬仰的主公故去了。

岛流

主公故去之后,西乡经历几次流放。不够成熟的他,因为流放,知道了之前不知道的事,有些该坚持的更加坚持,但是也开始学会了妥协。

维新

维新前后,西乡部分黑化,或者说更现实,部分放弃过去的一部分坚持。同样因为维新,失去了挚友兄弟,最终达成了最初的部分目标。

明治

新的时代,有些地方比过去好,有些地方比过去坏。西乡跟大久保,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走上了不同的路。最终,西乡隆盛死在了战场上,大久保后来则遇刺身亡。

《西乡殿》写砸的地方

不过整部《西乡殿》看下来,《西乡殿》写砸的地方非常多,西乡隆盛立住,也很难说跟编剧发挥好有关。

因为《西乡殿》中,主角立住的重要的支点,配角大都没有立住。

整部《西乡殿》,配角戏份只要是不够的,通常写得都很一般,或者直接就崩人设。西乡第一任妻子如此、德川庆喜如此,最重要的大久保利通也如此。

从戏剧性角度来说,写西乡隆盛,大久保利通重点描写再正常不过。可是无论再有理由,结果就是大久保利通这个人物,写得支离破碎。

《西乡殿》中,写得相对好的人物,西乡隆盛、岛津齐彬,这些人物,他们行动的内在逻辑写得非常清晰。大久保利通就不是,这是最让我个人不满的。

从戏剧性角度出发,大久保利通个西乡隆盛,无论如何,都是应该互相来成就彼此形象的。

但是剧本没有做到。

我看见有观众,批评瑛太演得大久保利通就不像。

我的观点是,大久保利通演得不像,剧本的锅非常的大。从过去的作品来看,能对峙的两雄至少描写完成度要相近。

比如《多情剑客无情剑》里,李寻欢跟上官金虹,他们两雄对峙,能让人信服应该是这样。

《西乡殿》这点差得很远,其实不止是大久保,剧中西乡隆盛,他的内在转变,剧本写得也不太够。

主要人物写得一般。

那这剧真的质量就很有限了。

当年《真田丸》,不少观众都评价说,真田信繁写得太打酱油了。但是咱们拿《真田丸》跟《西乡殿》比较,能鲜明的看出来两部剧写人物的差距。

同样的流程长度,三谷幸喜甭管什么手段,立一个人物没有出过什么差错。《西乡殿》很多配角从头到尾,真就是彻头彻尾的配角了。

因为,整部《西乡殿》看下来,我对《西乡殿》不太满意,就在于整体上人物写得不行。

那么大河剧接下来,能有避免《西乡殿》问题的剧出现吗?

大河剧的未来

不好说。

说一千道一万,编剧的发挥是基础。

大河剧这么多年,大可以发挥的人物写砸的大有人在,按常理来说写不了太好的,最后效果挺让人满意的也有。

所以这个真不好说。

比如说《麒麟来了》,明智光秀,能写成什么样,咱们看到剧之前谁也说不好。

然而,大河剧的方针不改变的情况之下,《西乡殿》在内一系列大河剧的问题,将来的大河剧一定还会再有。

这背后牵涉的问题非常复杂。

我们希望的历史剧是什么样的呢?

对于历史剧这一类的剧,很多朋友下意识是,尊重历史,别太胡编。

不过这对编剧来说,其实没多大的影响,具体的写一个历史人物,除非人物所处历史时期特别的近,通常情况下本质上还是瞎编。

因为史料太少,很多历史人物,往往有多种塑造的方向,写出来都不违背现有的史料。那请问,这么大的创作空间,本质上那不就是瞎编吗?

那么,能不能说历史剧的尊重历史,只要做到能不违背史料就行了呢?或者说当一件事有争议的时候,选择按对剧本有力的方向去写。

并不完全是。

因为不同人的标准不一样。

很多人对历史剧的要求,是历史剧根本没办法满足的。

这个尺度需要平衡,这个尺度把控,需要考虑该怎么弄。

这是不同编剧,写出不同剧本的根本的原因。

另外,我不认为大河剧现在的模式,写咱们国内的历史剧就合适。

比如单田芳先生的评书《乱世枭雄》,整个故事可以说就是大河剧模式,但是批评这部评书不合历史的人也不少。

所以,有些事真是没办法。